桃宁手撕白莲睿智

破烂搞笑文手 睿智退散

为车而车的桃砍r1888888


我郑重说过了啊小砍你不要误点进来哦
这是 一篇 我(桃宁)干你(小砍)的故事
我知道你会日tag但是如果觉得自己还是难以承受这些生命无法承受之重的话
还是 不要 点开 了

说在前面的话:这是我之前在粉丝群里答应冷宫组的点车,起因非常玄幻且具有机缘巧合,所以不要问我为什么会写这个哈哈哈哈哈哈,我其实是一个很正经的清水作者
还有我以前从来没有写过车(第一篇车主角就是自己/手动微笑)所以可能会很水,用词不当什么的你们忽略就好qnq
还有其他接受不了的妹子们就请退出吧,有用道具,gb gb gb,有一点点dirty talk(好像没有),
没问题的话
我们
评论

链接

明天早上一定填坑

去毁灭一万个浮生(ky硫)第一节

我怎么死了??我好自闭啊

帅气的硫酸钡:

 
拖沓的文风和填不完的坑。微虐,狗血沙雕文。我是zz
      


       又是在梦中惊醒,汗已经溻湿了身上松松垮垮的背心,而灰色的枕巾上留下了一小片泪渍。阿硫这是这个月第三次从噩梦中惊醒过来,天还没有破晓,梦里的事情,却让阿硫没有办法再进入梦乡。
  第一次是在汉代,第二次便到了明代,这次是在民国时期,梦里都有一个不认识的女子,而故事的结局,都是戏剧般的万劫不复。阿硫觉得自己需要去看心理医生了。
  阿硫从来不信鬼神,更不信什么前世之说,这一个一个的梦境,让阿硫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价值观。
  她拿起笔,试着回忆梦中那个女子的面容,却是每次将要回忆起面容的时候,脑仁便隐隐作痛。
  万劫不复,是什么呢?第一次梦中,自己是大户人家的姑娘,那名女子是胡族的巫女,相爱之后,自己家中却惨遭变故,没落入尘埃,巫女为圣女,不容世俗玷污,身负罪名的自己在逃亡中被长老捉住,天火焚身,而那名女子,却只是看着,仿佛之前的感情并不是和她产生的。第二次梦中,自己是皇宫中的公主,而那女子成了公主身边的女官,依然是自己不知不觉的爱上了那个女子,那女子对她也好,可是相伴的和亲路上,部落里的二王子绑架了她,那女子却依然隔岸观火,无动于衷。今天的梦,自己成了拳馆馆长的女儿,而她,是个富家小姐,是小姐先动了情,之后又看着自己在拳馆的纠纷之中,被对手中伤身亡。
  阿硫敢相信,梦中的女子,定是与自己有着某种羁绊,可是,她是谁呢?
  “先生,我…可不可以请一上午的假,我昨天……”
  “硫酸钡,你又请假,这是这个月第三次了!你到底怎么了”
  硫酸钡帮着一个英国一个收藏家老先生整理修复古物,收藏品不多,但是件件精品,硫酸钡从大学毕业之后就跟着先生,到现在已经两年了。
  “先生,我的精神状态不太好,昨天没休息好,所以…”
  “你需要看心理医生吗,我可以帮你联系。”先生一直把硫酸钡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
  “不,不用麻烦先生了。”
  “不用多说了,我帮你联系Dr.Lin,我的私人心理医师。一会儿她会到你的公寓,好好休息吧。”
  “谢谢先生。”
  
  “是硫酸钡小姐吗,我是Dr.Lin。”声音是轻柔的女声,操着标准的英音,没有其它心理医生说话时的那种强势,硫酸钡放下手中的牛奶,踢上拖鞋,去开门。
  门口站着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亚洲女子,面带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的微笑,穿着一套浅蓝色的西装,身后的长发半挽成一个发髻,带着些许东方女人特殊的美感,硫酸钡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白色背心和大短裤,还有头上乱糟糟的短发,觉得自己太糙了。
  “硫酸钡小姐,听说您是中国人,我可以和您讲中文吗。”Dr.Lin走进硫酸钡的公寓,在沙发上坐定,抬头看着硫酸钡,微微一笑说道。
  “唔,可以的…”硫酸钡自从Dr.Lin进门的时候,就觉得自己似乎是在哪里见到过她,可是毫无印象。
  “安德鲁教授说您的睡眠质量不太好,有什么细节可以提供的吗?”硫酸钡已经很久没有在英国和中国人交流了,听着熟悉的母语,十分舒服。“比如多梦什么的?”
  “梦……梦!我梦到过你!”硫酸钡突然间想到,梦中的女子,就该是这副样子。“我梦到,你……”
  Dr.Lin轻轻拍了拍硫酸钡的肩膀,嘴角勾起了笑:“小姐,我从未见过你,你这种情况,大概是压力太大导致的梦魇,放松心情。”
  “凛凛,我认识你!”硫酸钡不知道这个名字怎么就到了自己的嘴边,脱口而出。
  “是吗?硫酸钡小姐。”
  “不可能……”还没等硫酸钡说完,就倒在了柔软的沙发上。
  “宝钡,你到底梦到了什么?”
  
  “你别过来,凛凛,你千万不要过来!”
  雾气弥漫的教堂墓园里,硫酸钡被绑在一把装着火箭筒的椅子上,面容凶恶的鹿头站在自己的面前,用钳子瞄准了站在教堂门前的凛凛。
  凛凛已经身负重伤,她被钳子抓了过来。
“不要!”只见凛凛开了一枪,迅速解开了硫酸钡身上的绳索,硫酸钡急忙往门口跑去,跑到门口时扭头一看,凛凛倒在了鹿头的脚下,嘴角挂着血,嘴里念叨着:“傻子,快走啊!”
“凛凛……”硫酸钡看着绑在椅子上的凛凛和渐渐逼近的鹿头,转头跑出了教堂。留下了一路的泪水。
 
      在跑出教堂的那一刻,惊醒,还是在自己的公寓,凛凛就坐在自己身边,看硫酸钡醒来,递给她了一杯热水和用来擦汗的毛巾,硫酸钡没有接,问道:“你就是凛凛,我梦中的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凛凛放下了水杯,拿毛巾擦了擦硫酸钡额头上的汗,硫酸钡也没有躲开,只是盯着凛凛,等着她的回答,凛凛叹了一口气,说道:“半真半假,有人改了你的梦境。”
         “半真半假?那么我是真的认识你,在上辈子,上上辈子?”
         “是的,我们是被诅咒的。诅咒内容就是,每一世,你死我活,万劫不复!”说这句话的时候,凛凛恬静的脸上却带了些许狰狞的表情,仿佛要将一口牙咬碎一般。


  “你死我活,万劫不复……”硫酸钡作为一个整天和古物打交道的人,觉得自己听了这番转世的言论,世界观崩塌了。


  “那么你说的半真半假,指的是什么?谁又会修改我的梦境呢?”


  “因为,我不会害你,更不会抛弃你不管,从你第一次对我说‘生生世世’的时候,我就已经发誓,不管是怎样的诅咒,死的那个人,一定不能是你!”
“所以我没有被天火焚身,我也没有被王子劫持,更没有被乱拳打死?”
是啊,你没有,硫酸钡,我怎么忍心看到你这样呢。我代你祭了长生天,我被王子的一箭穿心,我帮你引开了拳馆的人。可是,我都愿意,只要每一世,你都在我身边就好了。
       我本想着这一世不再来找你,就让我自己背着诅咒,带着前世的记忆过完这一生,说不定你还能平平安安的,怎料到反派改了你的梦境,让你记起了往事的事情,我不得不来找你。可是,我该怎么告诉你。
       “嗯,你好好休息,我去找一个人。”
       “我想和你一起去。”
       凛凛本来想拒绝,可是想到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若还是不让硫酸钡知道,的确太不公平了。
 


  她们要去见的,是一个女人,住在伦敦郊区的一处庄园中,庄园是十六世纪的洛可可风格,远远看去,有一些阴森恐怖。
凛凛在进门之前握了握硫酸钡的手,低声说了句:“不要怕,进去不要乱说话。”
硫酸钡笑了笑,回道:“凛凛,我大学的时候连法老的陵墓都进过。”可是话虽然这么说,走进大门的时候,硫酸钡的胳膊上还是冒出来了几粒鸡皮疙瘩。
 庄园的主人,名字叫反派,是一个纯种的英国人,一头干练的短发,黑暗之中,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凛凛。”
       “反派。”
       “又见面了,你竟然还带着你的小羊羔,小羊羔没有被夜夜袭来的梦魇吓死啊。”
        “我早已经猜到是你了。”
        “我也已经恭候你多时了。”
       “说吧,你想要什么?桃宁是因为你才陨落的,你再怎么报复,也是没有用的。”
       “因为我?呵呵,就算是有我的原因,你也是促成那件事情的一个因素,你的小羊羔更是,你不要以为,过了几千年,诅咒就可以洗脱你的罪孽,你也不要自欺欺人,你对桃宁的死,难道没有一点愧疚吗?”黑暗中,反派的眼睛闪着诡异的红光
       “自欺欺人的是你!”凛凛也生气了,硫酸钡摁了摁凛凛的手心,作为安抚,凛凛的身体放松了一点。“反派,回避可不是你的风格!桃宁有一天会回来的,她不会想看见一个这样的你。”
  
  
  
  
  
  
  
  
  
  
  
 

人生五味(反桃,剧本体。)

什么东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酸酸是真的有文化

帅气的硫酸钡:

  莎士比亚真伟大,我...只是个凡人
        猜猜歌者是谁
  第一幕:酒吧
  (噤言,桃桃入)
  噤言:可爱的桃宁小姐,今天可想要点些什么消愁的酒酿?
  桃宁:哦,酒保先生,我今日可不是来消愁的,我今天是真的开心啊,给我来一杯上好的啤酒。
  噤言:淑女是不会喝烈性的啤酒的,只有斗牛场的牛仔,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品烈啤。
  桃宁:我本就不是什么淑女,酒保先生,不要拿上流社会大家小姐的那一套来要求我,我会生气的。
  噤言:我的好小姐,是不是笨酒保的不对,给您来一杯香甜的果汁吧,会和你的好心情反应的。
  桃宁:那你便拿上来吧。
  (噤言下,歌者上。)
  歌者:今日我来给诸君带来一段拙劣的表演,诸君若是喜欢,那便是鄙人的荣幸,但是不敢苛求人人喊好,但劳烦诸君记起,我已经尽了所有的努力。
  (噤言持果汁复上)
  桃宁(对凛凛):这新来的歌者好生俊俏,小丑的面具也挡不住他可爱的气质啊。
  噤言:看官开心便好,这歌者的确是个妙人。小姐还没分享,是什么事引的你眉目见笑容不散,就仿佛是春日的桃花一般。
  桃宁:讲来此事,的确值得说道,我碰见了我的挚爱,坠入爱河的感觉比吃一大盒可可还要美妙。看,我的意中人已经来到。
  (反派进)
  反派:亲爱的桃桃,酒吧的浊气没有熏坏你吧。今日我们去河边吧,天气晴朗,不能浪费。
  桃宁:我的爱人,大好秋阳不能辜负,可否等我听完这歌者美妙的歌声,再与你出游。
  歌者(唱):管管管管抱抱
                        我要公主抱抱
                        转圈圈的抱抱   
                        飞起来的抱抱
  反派:这歌曲竟别有深意,思量之间,竟觉得很有道理。
  (反派桃宁相携而下)
  第二幕:河边
  (反,桃上)
  桃桃:(看着反派心道)每一刻与你的欢愉,都想到之后要经历的父母的制约,我那固执的父亲,是不会让我和一个放浪的骑士生活的。
  桃宁:派派,你可有带火柴?
  反派:亲爱的,你要火柴做什么,好抱歉,我没有带。
  桃宁:那你是用什么东西使我的心为你燃烧的呢?
  反派:你的嘴胜过嘴上抹了蜜糖的黄莺,你的眼眸更令我沉醉,直到我醉倒在你的酒窝里,我才明白,不是每一个人都是海量。
  桃宁:如果我们一直可以这样,俯仰天地,纵情山水,世间只有我们二人,月光只为你我照亮。
  反派:桃宁小姐,我以一个骑士的声誉担保,从你之后,我此生无人。不,不仅此生,我生生世世都要和你一起。
  桃宁:男人对于誓言最不珍重,可是我我愿意相信你。与你耳鬓厮磨,是我极乐之事。
  (吻于垂柳之下)
  旁白:人生五味,极乐是情。
             我愿祝这对爱人安好
             愿死亡也不能将他们分离
  
  (但是如果你要走,我又能如何。)
  最后是个小预告,我再也不写莎雕体了
  
  
  
  
  
  
  
  
         
           

【桃反】反派死于话多(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被锤了吗:

⚠不是记录!dbq只是沙雕文,让你们失望了qwq
两位当事人 @桃宁手撕白莲睿智  @我永远爱墨香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下文,看咕咕心情(?)
后续会有各位老师友情出演(看什么看,菜老师和fa老师我说的就是你们)(jp群的沙雕出场是必须的,安排了)
沙雕文要什么文笔,就是图个快落,没事看看解解闷(并没有)
没问题的话,go💘
——————————
“我杀地图。”桃宁把自己陷进了柔软的沙发里的同时,嘴里还不忘声讨她那不近人情的上司。
作为一位小有名气的漫画家,桃宁对自己作品的要求一直很高,从编剧到绘画她全部一人包揽,每天在自己的座位上一画就是一整天。高质量的作品当然就会有许多读者喜欢,正值杂志社半年一次的人气赏活动,她的编辑地图便想借机冲一冲业绩,抬一抬她漫画的名次。提溜着桃宁去办公室谈了半天,最后一拍jio想出了一个办法:要不创造出一个新的帅气角色放在封页来吸引路人眼球吧!
桃宁坐在办公室里脑子里却一直想着昨天晚上看的兔片,听到这话头差点没吓掉,“您可别想不开啊??我现在进度可正是主角的感情线,这时候加新的人物?难道是男主走散的前女友吗??”她拍案而起,桌边蔫巴巴的绿萝叶子颤了几颤,桃宁觉得自己的手有点疼。
“你这个点子不错啊。”地图丝毫没有在意桃宁看向她的眼神越来越嫌弃,继续说到“定个时间吧,下次更新前一定要出现这个人物,突然让你新增人物也不容易,剧情我帮你想想,你台词还是自己填……”她停了停,看向桃宁,“没问题吧?桃老师?”
没问题,没问题个屁。暴躁老姐桃宁坐在沙发上越回想越气。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拿来看了看,是地图的消息。她强压着问候对面上八辈子老姨母的念头点开了查看——是故事的剧情。不能称得上是很俗套的故事,可却也没有什么亮点。桃宁撇了撇嘴,起身走向自己的电脑前。
既然剧情定下来了,那么就要开始着重考虑人设问题了。在地图所写的剧情里,这个即将诞生的人设还真是男主走散的前女友,为了寻找男主踏遍了千山万水,再次见到男主的时候却发现男主对女主的爱慕之情,于是一系列白色相簿的剧情展开,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疯狂的前女友被男女主联手干掉了——就是这么一个平常到不能在平常的故事。真不愧是以“前女友是狗屎”为座右铭的地图写出来的故事啊。桃宁感叹到。
“前女友……”桃宁靠在椅子背上看着头顶的日光灯,她开始思考。头顶的白炽灯灯管上似乎趴了一只虫子,在光圈上投下一块黑斑。她开始尝试回想起自己众多的前任,试图从中索取些许灵感,却以失败告终——她的注意力一直被那只虫子吸引着。这虫为什么会在我的日光灯管上呢?是找不到家了吗?又或许是在寻找失踪已经的前女友?嗯前女友?桃宁回过神来,她感觉自己已经濒临疯球了。
在她看过的作品中,这类角色一般都是粉色或者绿色的头发,各个国色天香,眼角大多还有一颗泪痣……既然自己想不出来,不如照搬硬套,说不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呢?给自己找借口永远不是难事,桃宁深有体会。
既然脑内稿定下来了,就开始画。一头粉色的中分,看上去就很甜美的小裙子,卡姿兰大眼睛……完美!桃宁看了看纸上笑容甜美的女孩子,满意的撂下了手中的笔。接下来就是最有趣也是最折磨人的取名环节了。众所周知桃宁的取名技巧的确不怎么样,不然这漫画的男主就不会叫夜光,女主也不会叫盲咩了。根据隔壁整理读者意见的噤言提供的一手不可靠资料,百分之三十的路人读者都是因为人物的名字太过清奇而忽略了这一部好作品——但这并不能阻止桃宁对起名的热爱,她现在脑内正在纠结这个新出生的人物是叫桃蹄还是叫屁股……既然这是个反面角色,那就直接叫反派吧!今天的桃老师也在为自己的机灵脑瓜喝彩。
“好啦!今天就到这里~”满意地舒了舒懒腰,桃宁打着哈欠走出房间关上灯,她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的凳子上多出的一个半透明人影,当然也没有听到“它”的小声念叨。
“这个人,头是裂成两半了吗?”

一块饼干的故事/雨ky

答应群里小美女的雨喵xKylin的小甜饼
艾特当事人@北冥有雨. 雨喵小朋友和@Kylin 凛凛小朋友!!要爱我嘻嘻



雨喵每次都比她早一些起床,给刚上高三的凛凛做早餐,只为了可以让她多睡那么五分钟。

高三很辛苦啊,能多赖一会儿也能算是天赐拖延症之福吧。雨喵一边打下一个圆圆的鸡蛋,另一只手拿了铲子在锅里翻来翻去。爱心早餐什么的,希望凛凛会喜欢吧。


凛凛被雨喵设定的铃声准时叫醒。她迷迷糊糊翻了个身把手机从充电器上拔下,开始刷最新的微博。这叫以毒攻毒,拿手机来攻击睡意,效果非常明显。

6:40。“凛凛,要起床了哦,不能再玩啦”雨喵把围裙解下来挂在厨房门口的挂钩上,擦了擦手走进房间。
“好的,我马上…”凛凛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挠了挠睡乱了的短发,身上是和雨喵一起网购来的熊熊睡衣,雨喵是兔子的款式的。


洗漱之后凛凛坐在餐桌前,“哇,今天吃烤肠和三明治”,雨喵催了两句“快点吃啦,吃完就七点了,我帮你扎头发”她果然站在椅子后面给凛凛拿小皮筋扎了个揪揪。

“一字夹呢?我昨天还放在床头柜上来着”雨喵走进卧室朝客厅喊。“噢我放到卫生间里了,就在洗漱台上”凛凛一边叉起面包往嘴里塞同时回头答道。

“找到了”雨喵拿着一排夹子往回走,分别在凛凛的两边耳旁碎发散落的位置,“你现在头发还是太短啦,再等长一点——大概你期末的时候,就可以不用夹起来了。”
“那你要等我啊,雨喵”凛凛笑嘻嘻的,把桌上的一片饼干递给她身后的长发女孩子,“哝,牛奶饼干”雨喵摆摆手,“你自己吃嘛,一会儿要去学校可没人给你带点心,别饿着了”,

凛凛只好伸出手,把饼干掰成两瓣,左手拿着一片,右手喂到雨喵嘴前
“那这样,一人一半,感情不会散——”

雨喵咬下那块饼干,“就你会讲话,赶紧收拾收拾穿鞋去,校车要赶不及啦!”



凛凛站在玄关换上运动鞋,一只手扶着门框。雨喵突然急匆匆跑过来,“是不是校徽没带?钥匙也在这”

“校徽!我忘了……”凛凛任由雨喵趴在她身上帮她别上徽章,“…不过钥匙我就不带啦,你要在家里等我嘛,好不好”

“……真是受不了你,好吧好吧,下午早点回来哦。还有!便当塞在包里了!”最后两句的时候凛凛已经站在电梯门口了,雨喵只好往门外喊了几句。

“知道啦!等我回来——!”



雨喵返回客厅开始收拾桌上的餐具,回头瞥了一眼那盘饼干。
“一人一半,感情不会散……”

大家好我今天过年 任意点梗+cp 我会写的尽量都写
ᕕ(ᐛ)ᕗ 希望有人吧(并没有谢谢

打管/砍管 |六重声色|〈2〉



两个人挑了个靠墙的位置对坐着。
瓦不管顺手从路过的服务生的托盘上取了两小杯干邑白兰,头也没抬“兑的什么?”

打分怪歪头,“柠蜜吧,我只有这个软饮兑的清楚”
小砍就坐在瓦不管对面,听的好笑,也只有熟人面前才能这么直接的讲出来自己的调酒技术烂牌程度了吧。
前者把杯子递给他,“你试试?可能会有点太甜,”他瞥打分怪一眼,“这家伙偏好多糖。”
打分怪很识趣的拿着托盘回到吧台里。

瓦不管开口,“感觉怎么样?”
小砍抿了一点,“…挺好的。”
瓦不管见他没有要说正事的意思,想想反正今晚该唱该跳的都应付完了,陪聊这事反正碰到帅哥就不算吃亏。

眼前这个人光看外貌判断不出具体年龄,估计和自己的年龄段不会差太多。白色衬衫搭黑色鸡胸毛衣果然带了点书卷气,米色风衣一罩反而更压住了些,有点成熟的意思了。
主要是长得好看,衣品一般也无所谓。瓦不管拿拇指摩挲唇角,继而一口饮尽本就至杯底的酒水。
…今晚说不定有机会来一次?


然而坐在对面的小砍毫不知情小偶像心里的桃色想法。他发着呆,一心一意盯着瓦不管的领口。这个人怎么回事,这么低的背心是要做什么?吧里小女孩也没几个,怎么说都不应该…
小砍猛然抬起头,缘由是瓦不管的食指在他的手背上点了两下。

“你盯着我做什么?”对面笑得满是调戏意味。
“不是,我……”小砍讲不出话,他要说什么,难道要讲他在心里腹诽小偶像穿着太露自己醋了吗?
…怎么说的出口啊!根本没有什么立场思考这件事好吧?


瓦不管一点一点将印花玻璃的桌面作为介质,附到小砍耳边道了一句,
“晚上有空吗。”

小砍的脑子还停留在刚刚被摸手的事情上,他现在有点转不过来,他开始回忆初中背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对了,我和瓦不管领养的孩子要叫什么?


不是???小砍你醒醒,人家只是问你要不要419而已你的脑回路已经飙到大西洋沿岸帝国的古老文明远征路线目的地了吗,先想着怎么回答吧。
“我……”

开始了,被身边无数女性朋友吐槽的直男接话名场景。
“…我晚上家里有门禁,可能,不太行…”
小砍松了一口气,果然和喜欢的人随意的干一炮还是不能接受吧。


被拒绝的瓦不管也不是很介意,万一人家真是有什么事呢?纯情的男生他见的多了,理解万岁。
“那行,再聊一会儿我也回去休息”他脸上的表情很难捉摸,背光的环境下看不出来是怒是喜。
只是话语还是一贯的轻佻,小砍一下也搞不懂他到底有没有生气。
他赶忙解释“等下一次有机会我再来找你,可以吗?”

瓦不管有点好笑,光第一眼真是看不透这个男人的可爱。在某些东西上,他和打分怪有着相似的特殊凸出点。
“Of course,随时欢迎。”他递过一张名片,想了想又收了回来,换成手机上显示的二维码重新伸到他眼前。

“小男生都不看名片的吧?还是加好友来的实在。”



(╯‵□′)╯︵┻━┻小砍在梦里要到了好友位

雷一个身边人都很吃的cp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