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桃花源.

桃宁。coser。全职魔道盗笔v家。双杰启副忌膑韩张策周双鬼龙言。邪jiao乐新乐。偶尔摸鱼瞎写文。催更可以@夏目云不行。最后需要记住的就是我是个帅哥。over。

七期中心/但为少年-1

寄宿中学paro 七期中心 无cp
主孙翔/唐昊/刘小别/邹远/袁柏清/徐景熙+(偶尔)七期剩余
轻松搞笑向(吧
(明明很像段子实际上却不是?(就是啦

如果没问题的话就开始吧(。
本章出场:孙翔唐昊刘小别邹远一句话薄情儿
——————————————

唐昊裹着浴巾刚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绝对不会想象到外面是这个情景:刘小别两手紧抓木质的上下床床架一脸绝望的望向孙翔的衣柜;
后者一脸狂暴的扯出抽屉并把里面的杂物拨开好像在翻找什么东西;
下一秒唐昊就看见一只棕色的不明生物被孙翔从塑料袋中抖出来并且一路乱窜冲向自己。他微微皱眉发现事情有什么不对接着就是一个托马斯小火车安姆斯特朗回旋花式反复跳楼跃过了那个有触须会起飞人神共惧站在食物链顶端的虫子稳稳站在了窗户旁。

刘小别在真切看到那玩意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吼出来“邹远!!!!!!!!!!!”


轰。被拧开的宿舍门后仿佛闪着耀眼的金光那个身影陡然出现紧接着啪地一声邹远一拖鞋踩在那只蟑螂上。
他抬头朝刘小别一望,深藏着功与名。
“你是没见过K市的蟑螂。”

刘小别更本没有听见邹远说了什么。他已经一头栽在床上闭着眼大喘气了。

“令人窒息。”唐昊评价。

作为一个在B市成长并在这个中二的年纪自认为所向披靡的狂野男孩被一根南方蟑螂的触须狠狠的打了脸。

“可能这就是人生吧。”刘小别感叹。
邹远笑而不语。


熄灯之后的男生宿舍一向很热闹。
“天黑请闭上你们的狗眼。”刘小别被委以重任成为上帝后在非常尽职尽责的走程序。
袁柏清一边闭眼一边骂“刘小别我***”
“谁瞎睁眼谁周末作业写不完。”刘小别并不理他,“哈士奇请睁眼。”

孙翔突然喊了一句“等等”。刘小别耐着性子问他怎么了。孙翔问这局有小女孩吗刘小别回答说有。
前者突然灵光一闪提出了一个非常犀利的问题:
“你说要是让狼人睁眼的时候小女孩眼睛也睁的贼大然后狼人根本不知道哪个是小女孩怎么办”

“…”
您的好友上帝已下线。
刘小别想了想还是给了一个自认为合理的回答:_________________ 。



(1)联系上文,请给文本中的划线处填上一个合理的句子。

……
我他妈开玩笑的哈哈哈哈哈哈这章就这么结束吧我不想写了
———————————————
TBC.

[虚空中心 微双鬼盖迅]博饼时玄学的力量

中秋补档。
昨天太懒了什么都没憋出来我会说?
私设X市为厦门背景(。

稍微解释一下:中秋博饼起源于泉州、漳州,是闽南地区特有的一种传统民俗活动。博饼是一种大众娱乐活动,用六粒骰子投掷结果组合来决定参与者的奖品。共计一会,设状元1个,对堂2个,三红4个,四进8个,二举16个,一秀32个。相传这种游戏可以预测人未来一年内的运气。

ooc有(如果没问题的话那么开始吧(


————————————————

节假日还要留下来加班无疑是让人难过的,更令人难过的是这个节假日还是中秋节。

“虽说新赛季对上强敌是得注意点吧,但也不能说连中秋都要留下来研究打法啊。”训练间断休息的时候李迅一头倒在训练室里的沙发上瞎嚎,就差抱着吴羽策的大腿摇晃了。

“乖,又不是不让回去,你看看晚上还能回家呢,知足吧。”李轩在一旁出声安慰。“何况经理说马上给点补偿。”

“嗯?”吴羽策手上按键盘的动作减慢,头倒是没抬,“什么补偿?”

人李轩还没来得及解释呢,隔壁技术部的小姑娘就端着白瓷大碗进来了,“骰子在里面,你们好好玩呀!”语毕放下碗朝这边挥挥手就转身把门带上了。

李迅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卧槽,公司这回不错啊…等等我怎么没看到奖品?”
刚巧伸手将遥控对向投映出来的屏幕的李轩只好再一次解释。“奖品嘛,就是国庆的假期天数——状元5天,对堂4天,三红3天,四进2天,二举1天。”
“我靠,那一秀呢?”
“今天晚上。”倒是吴羽策先猜出来了。
李轩点点头表示回答正确,顺便告知众人“只玩一轮。”

李迅一脸丧,“收回前言。”

于是几个人摩拳擦掌就开始准备洗手开博了。
就这一轮啊,你可得给我争点气啊。李迅是头一个,所以念念叨叨一大堆“玄不救非氪不改命李迅李迅最牛X”之后就将拢起装着骰子的手往大碗里一松。

蓝白红三种颜色在交替旋转。白炽灯的灯光打在上面反射出亮光。说实在的,李迅笃定自己的玄学至少能让他中个四进。

……
六个骰子面上唯一的红色四个点告诉他注定只能今晚回家睡个觉。
众人投去了心疼的目光。

相比之下第二个的盖才捷就让人咬牙切齿了。随着“我想好好写作业”话罢后四个红四静躺在碗底昭示着主人玄学的强大。
第一轮就博得状元这是人吗???!?李迅保证结束之后要好好问问盖才捷是用什么牌子的洗面奶洗脸的,简直欧皇再世。

葛兆蓝杨昊轩很有默契的都博到了四进,在讨论这两天假期要去中山路还是曾厝安;唐礼升大吼了一句我只是个治疗放过我吧,于是成功揣着三红进了口袋之后就跑去玩手机了。;贾世明就比较惨了,打算在家里度过可怜的一天周末。

“你先?”李轩很有风度的转头问了吴羽策一句。
吴羽策突然笑了笑。“不了,你先吧。”
李轩也不推辞,随手抓起六个骰子往里一丢。
123456。
“不错嘛,没用玄学也能拿到对堂?”
吴羽策挑眉,“说,最近走了什么好运。”

“我在心里念了句话。它帮的我”对面那人朝自己眨眨眼。吴羽策刚想问就听见他接着说“你博完我就告诉你。”

吴羽策作罢,小声嘀咕了句“我愿用自己做李轩十年对象换一个对堂。”捧起骰子就扔下去了。
“喂喂阿策你这话说的……”李轩撇撇嘴,目光向碗中扫去“等等,1…2…3…4…5…6……阿策阿策!你看!真是对堂!”

吴羽策被他喊过神来瞅了眼骰面:果真是123456。
他有点好笑“怎么,成真了不愿意?”
“没有没有,很愿意的!”被问到的人赶忙摇摇头。

从依然吵嚷的训练室里看窗外能够发现白天时落的雨都敛干净了。



于是云开见月明。
“中秋快乐。”他说。
“嗯,中秋快乐。”



—————————————————
听到你醒来的声音了,那就来交货啦~@世界第一叶吹苏沐秋 

“在听到你声音的刹那,我的整颗心都为你而歌。”


出镜:桃宁(原lo
摄影:@会闹的孩子有糖吃
妆娘:小染
后期:(同摄影)

昨天收到的第一份棚拍返图啦((挺激动的)谢谢摄影姑娘拍的好(虽然说我丑)!然后谢谢背景板小卢同学@世界第一叶吹苏沐秋 

[论张副床头的玩具熊是做什么用的?]上

*脑洞梗。大概无cp
主要是因为我从来都不会记得自己睡觉之前把眼镜放在哪里所以突然萌生出来的疑问。并且想出解决方法给新杰啦。
*ooc有 因为本来就是反差萌效果的嘛 介意慎
*注意!!!张副不是喜欢玩具熊!!不是少女心!!

如果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那么!我们开始!


————————

张佳乐觉得自己今天肯定是因为没吃够零食导致眼睛暂时性失明了。
对于这事儿他也不知道找谁说,但是以他的性子再这样憋下去可能会真的憋出内伤来。
于是张佳乐在当天早上训练之后,悄悄摸摸的拿出手机。

百花缭乱:大孙!!!!!!!我和你说个事!!!

秒回。
再睡一夏:嗯?怎么了

百花缭乱:我告诉你!!我看到我们副队的房间里

再睡一夏:?

百花缭乱:副队的床头…有……

再睡一夏:你一次性说完行不行

百花缭乱:哦好吧我们副队的床头柜上有一只玩具熊

再睡一夏:……???

屏幕前的孙哲平:??????????
妈耶这有点可怕。


其实就是张佳乐今天早上从自己房间走出来的时候看到不知道是不是没关紧然后被风吹开的对面房门以及里面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床铺和书桌之类等东西。
房间乱成狗窝的张佳乐不禁感叹到。副队真的是个直男吗连那个棕色的毛绒玩具也摆的与办公桌成九十度夹脚 唉现代社会物欲横流人心冷漠无情只剩下石不转的奶子还有点温度…


等等!!!!!!
那个玩具熊是哪里来的啊!!!!!
妈耶张副的房间里有一只玩具熊啊!!!
就是那种棕色毛茸茸日漫中小萝莉天天抱在手上的那种啊!!
这恐怖程度堪比黄少三天三夜闭口不言啊!

…于是张佳乐抚摸着自己幼小的心灵离开了宿舍并且没忘记帮张新杰把门给带上了。
他要致敬雷锋。不能让别人也吓到。


我真是个好人。张佳乐想


张新杰从早上开始就觉得有一道炽热的目光黏在他的背上。这导致前者只能忍住在训练时间频频回头也没法安心做练习。

所以张新杰打算找个时间和罪魁祸首喝喝茶聊聊人生。
于是刚结束练习的张副就站在张佳乐的背后默默注视着后者和他手机里的聊天记录。

哦。原来是看见那个了。张新杰想。

张佳乐后背一凉。

当张+E小朋友回过头时。他明白了什么叫做预见死亡。
“我不会说出去的!!!!副队你别灭口!!”

“说出去什么?”

“说你喜欢玩…不对我什么都不知道!”


张新杰无奈。他现在要怎么解释他不是奇怪癖好的少女心死基佬。不是张新杰脑补,是他已经从张佳乐的眼神中看出“妈耶我的副队是一个有奇怪癖好的少女心死基佬”这一句话了。

“我…”

“没事副队你不用说了我真的不知道你喜欢抱着玩具熊睡觉!”


“……”
训练室里的人陆陆续续走光了。
张新杰忍无可忍轻轻叩了叩桌面。



TBC
下午去报道呜呜呜。下一更再说吧((

破戏水。策皮抖灰
黑虎阿福梗。双鬼



“要我学这个?”我向他确认。
李轩一脸诚恳的点了点头,手机屏幕上健硕的红发男子正在嘶吼着他的技能名称。

既然是大家一起玩游戏,那愿赌服输也算是给对内其他成员带了个头。
“那行。对谁?”
“不是吧阿策,你真学啊?”
一挑眉莫名感到有些好笑的望着始作俑者,“不然呢。那就对着你了是吧,没问题。”

话毕一个箭步冲向房间中央也没忘将李轩给扯过来。“那我开始了。”
李迅激动的举起准备播放的视频向自己点点头示意。


“我叫黑虎阿策,你准备受死吧。”


“龙抓手莲花飘 蝎子掌袋鼠跳”
略微张开五指形成爪样向前伸去。继而双手合并举在头顶一跃而起抓住人的肩膀。

“双风灌耳 脑 袋 砸 核 桃”
挥臂使掌心轻轻触碰他脸颊,随后迅速一肘敲击在人脑门上。

“猫落地 旋风踢 镰刀扫地”
侧身绕至李轩背后曲膝顶住对方腘窝,防止人摔倒便用两臂支住他腋下。

“乌 鸦 坐 飞 机 !”
最后一个动作有点想不起来,于是就琢磨着扶了李轩教他躺下。顺便拨了拨他的一头乱毛。


“阿策。揍扁了李轩!”

我大概是个假膑(。 首戏

"我想我大概这辈子都没法到远方了,但还是会忍不住去想,无所顾忌,又不顾一切。"


——梦长君不知。杂记


烟云不开。
随之而来的是被呛鼻味道遮掩所剩无几草木的气息,周身白雾挣缠难尽。因透支力量所致的气喘吁吁,得清冷的空气同眼所能望之处是破败的峡谷。

隐约感知有甚么东西向所处地点靠近。

提防四面沉心环顾。双翼骤起,义肢随之向后蹬几腾空。感受气流从机关下迅速穿行继而排开。抬直双臂直至腹部,忽生一球状光源乍盛眼前。半阖眼睑下莹黄眸子还显流光,依稀照徹前方的同样是少年瘦弱的身影。

"是,是阿忌吗?"

"……"

他定是恼了膑吧。
见对方没有回应却更加笃定方才所想。痛涩的感觉在心脏处悄着晕染开来,垂眼一视两肢,果不其是棕银交间的冰冷钢铁、硬实木头同里着看不见的机关。

抬眼再望眼前雾霭却发现人已蹒跚行至面前。青丝迎风起,面色如素者,颓然乎破败之境也。

长久未重尝的恨同愧疚一起翻腾起来。未语愁容先惨咽。且欲伸了双臂环住人腰身,却是半片衣角都未触到。
“阿忌!”

烟雾渐散。



已然是皓月皎皎。
从床榻上坐起的时候还着亵衣。凝着本应是膝盖骨所在的空荡荡的地方思了良久。

终日望君君不至,梦长君不知。



"在寻找一个迷路的家伙,我会引领他回家。"


————————————————
首戏丑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