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宁手撕白莲睿智

破烂搞笑文手 睿智退散

头鱼x喻文州//位置不好

我要被自己的脑洞搞死……突然被头像的喻队和背景的鱼总配一脸,于是码了这个双鱼(暂且这么说(……) 粗制滥造,偷了赶作业的时间来码字我今晚就要死在班主任刀下,拉郎真爽(不是)(挨打)

十八岁的喻吊车尾和二十一岁的鱼大主播的奇幻漂流(误)




2018年。


头鱼和喻文州是游戏上认识的。

八十级的银发术士站在副本npc前,迟迟没有进入,原因是——

凌晨五点半怎么会有人打这个boss等级全服最高还强制需要队内成员ATK和DEF过万的随机时间点开放的副本啊!!


至于喻文州他自己为什么这个点爬起来等副本,那是因为他给自己定的时间表上六点就要起来做训练了。这个月就要最后一次筛选,确定正式进入战队的青训营新人名单了。

拼一把。“蓝雨战队喻文州”,等等我。



于是小术士垂头丧气的蹲在捧着万能微笑的紫发女npc身旁,一遍又一遍的按着组队刷新。

虽然说他一个人打本也不是不行,毕竟这个本的设置为只要进入副本无论输赢都有珍惜材料掉落,通过成功与否只是关乎材料数量多少罢了,但是主要问题就是副本至少要两人组队才可进入……再这样等不到人,副本就要关闭了,下一次再给他喻文州一百条锦鲤都不一定能遇得到这个机会。


当他看着倒计时缓缓退回只剩六十秒的时候,突然刷新出了一个仅一人的队伍。

申请加入。


您已通过申请。

队长话没多说,马上按进了副本键。


喻文州坐在电脑前,趁着载入时间很好奇的仔细端详了这个队长的ID:头鱼教主。

这是什么名字,好眼熟。玩的职业是剑客,看手上那把橙武来说应该还是个重剑爱好者。

一开始的怪物等级不高,于是喻文州为了缓和气氛,开始同这个重剑剑客搭话。

“还好等到你了,不然副本关了我都排不到人。谢谢啊”

“没啥,我这也要谢谢你不是…说起来你怎么也这么早?”

“我,这边过几天战队选人,早上时间比较空闲我多练一会儿,顺便早起了一下”


头鱼好奇。什么战队,类似他们之前mfb那样打线下赛的队伍吗,感觉好像很高端。

对面一条消息又弹过来。

【术士】:那你呢?应该不会是睡不着吧


【剑客】:不是,我刚剪完视频,顺便上号想过日常,结果就看见副本开了。还是挺凑巧的


剪视频?喻文州好像记起来为什么觉得这个ID眼熟了。头鱼……这好像是一个主播的名字?

对面也效仿他连弹两条,

【剑客】:说起来你那战队是?也是线下赛战队吗

【剑客】:哪个游戏的啊


【术士】:就是荣耀的啊,蓝雨战队,你有听过吧


头鱼吃了一惊。职业选手?没想到随机匹配到相貌平平的一个术士居然是准职业选手?怪不得对面看自己的主播ID也没多大反应,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播的游戏不同所以了解不多吧。

蓝雨……在记忆里应该是实力雄厚的一只战队吧,虽然荣耀也只是头鱼工作之余拿来放松的,但职业联赛的事情还是略有耳闻。


还真是猜不到啊。两个身份都不普通的人操控着角色在页面里上蹿下跳打出不同的招式,同样也各自心怀鬼胎。


到副本中后期难度渐大,恰好是新区,以两人非专业玩家的游戏账号来挑战还是不太可能通过关卡的。他们也不介意,在两个角色的头像相继变为灰色时就退出了副本,果然掉落了五种不同类别的稀有材料。

他们不像普通野队那样抢的你死我活,roll点出来两人材料价值恰好不相上下。


退队之前,喻文州发了个队内道别。

【术士】:( ^__^ )/~~拜拜

头鱼笑了笑,递了个好友申请。


您已通过好友验证。

头鱼教主(私聊):加油啊,等你以后进入战队,我就是有职业选手好友位的人了。


喻文州坐在电脑旁也忍不住偷偷闷声笑起来,因为怕吵到还未起床的舍友。他的指尖敲击在黑色键盘上,

“好啊,我们一起加油,那样的话以后我也是百万主播的好友了。”


出来吱个声当申明了 我周弧且周末仅剩的一天不一定会有空挤出来肝文 嫌我占关注位的就取关吧
还有 以后不会再更拖鞋 虚瓦也不可能再写了 是因为以上任一原因fo我的 可以取关了
人暴躁了就是想闲来洗粉 没有异议就这样了 退朝

沙雕搭讪的一百种方法/砍管

小砍在一条马路上快乐的骑着他上个月新买的小电驴。今天天气晴朗晴空万里,正值下班高峰期,他也趁着路堵悠悠哉哉的慢速前行。

突然旁边有一小阵风带了过来,扭头一看,一个背着书包的金发小帅哥骑着ofo与他并行,“为什么你的电动车还没有我骑的单车快啊”

小砍看着他模样不过十八九岁,心里暗笑这是什么搭讪方式,“你个学生也嘲笑我骑的慢,老了呀”
“什么叫我就是个学生,我看你也不过是个老师嘛。不然你不服气,我们可以比个赛,你家在哪?我们看谁先骑到你家好不好”

小砍晕,不能因为自己戴个平光镜穿个衬衫就把他当老师了好吧。后文里的比赛也让他哭笑不得,“…我不是老师。目的地在金山碧水,二期北门”
“好嘞,比赛开始咯”那个小男生的夹克外套随着里头卫衣的帽带被风吹的鼓起,脚上动作加快了往前面骑去。

而小砍还是慢慢悠悠的开着他那只电驴,小孩子闹他的,自个儿开自个儿的就好。
结果没一会儿又看到一坨金毛千里迢迢从岔路口又七扭八扭穿行回来,像初次见面那样骑在他身侧,“想了半天还是打算送你回家”

小砍失笑,“我一个大男人要你送做什么”

“学生送老师回家不是很正常吗,你干嘛这么不可思议嘛”他笑的明朗偏偏嘴上贫的不行,逗得小砍只好重新解释一次“说了我不是老师,我就是一个普通秃头程序员…”

“我不管,我就要送你回家。前面那条路拐上去就到了,你不许抛下我”
小砍腾不出手扶额,无奈之情溢于言表。“行吧,想送你就送吧,我不介意……”

于是小金毛开始哼歌,看起来心情不错。曲目是《shape of you》,果然是小年轻喜欢的歌。


拐七拐八终于到了家楼下。小砍看着他那辆ofo略有点好奇,“你这车可别是装了什么油门之类的,怎么骑的这么快”

“哪有!不信我借你骑骑,哝”瓦不管翻身从车上下来,两手把者车把手推过去给小砍。

小砍应了他的建议,还真在小区花园附近骑了一小圈。再骑回他身边的时候发现金毛面对着楼栋,一层一层的数着。
“你在干嘛?”小砍把车停好,走到他身边问。

“我在猜你是哪层的”他转过来前顺带退了一步,没站稳结果恰好和小砍碰了个鼻尖。小砍赶紧扶住这个比他矮半个头的高中生,“好了,我到家了”他顿了一下,挠挠头“谢谢你送我回来…?”

“留个电话呗,下次再来找你比赛玩”瓦不管双手扯着书包肩带在他眼前蹦了一下,笑得露出四颗牙齿,眼眯成一条细缝。
“真是服了你们这些年轻人了……”小砍拿过瓦不管递过来的手机,输完号码交了回去。


“拜拜,明天见!”
“啥??!”

迦南之地:

《返校Detention》小说+音乐指南

 

      游戏应该都玩过了,下一个。

 

【小说】

     游戏中主要对几个当事人进行了描述,而小说则重点围绕那些因为书单而被迫害至死的学生们进行展开。小说的主角们是一群平常的中学生,因着好奇心而前去“观光”的他们,在无数亡灵横行的校园中,度过了生死惊魂一夜。


     棒球少年,花圃少女,布袋戏大佬,为好友两肋插刀的林友荣,以及无数的学生们,都一一讲述着当年的惨状,这一切的悲剧皆因方芮欣告密而起。无数平白蒙受冤枉和迫害的学生,最后不是被杀就是自杀,校园中一度血流成河,而惨死的学生死不瞑目,夜夜都在校园中寻找着抓耙仔,寻找着害惨自己的告密者,就算做鬼也要手刃仇人。翠中的时间就此停止,成了一个无限封闭的迷宫。


    小说以探险小组为视角展开,在巨大的惊恐中慢慢拼凑起了翠中当年事件的真相。当然,恐怖小说的卖点当然就是鬼杀人啦,期间也祭献了不少队友的性命。在故事最为紧张的时候还适时上演了一番人鬼大战。不得不说,费孜虹你居然连鬼都能打得过,真的是不愧为输出担当。(等等)


    小说和游戏完全是不重复的两条线,在游戏中提到过的剧情,小说中就不再累述。所以小说可以看做是对游戏的补完,还原了一个背景更加宽广更加真实的群像戏。


    而同样,小说中也有特别提到的剧情。印象最深的就是门口的大礼堂,礼堂里面无限循环的播放着方芮欣因检举读书会而在全校学生面前得到表扬的画面,方芮欣走上讲台接过奖状,却面如死灰,像一个失去了魂魄的人。结合游戏BE中方芮欣在讲台上接过再一次轮回的绳索,顿觉心中哀叹四起。


    看完小说再次打开游戏的时候,又是有了更多感慨。(比如工具房的矮柜和女厕所……)

 


【音乐】

     强烈推荐OST,实在太太太美了。

     http://music.163.com/#/album?id=35311251


一块饼干的故事/雨ky

答应群里小美女的雨喵xKylin的小甜饼
艾特当事人@北冥有雨. 雨喵小朋友和@Kylin 凛凛小朋友!!要爱我嘻嘻



雨喵每次都比她早一些起床,给刚上高三的凛凛做早餐,只为了可以让她多睡那么五分钟。

高三很辛苦啊,能多赖一会儿也能算是天赐拖延症之福吧。雨喵一边打下一个圆圆的鸡蛋,另一只手拿了铲子在锅里翻来翻去。爱心早餐什么的,希望凛凛会喜欢吧。


凛凛被雨喵设定的铃声准时叫醒。她迷迷糊糊翻了个身把手机从充电器上拔下,开始刷最新的微博。这叫以毒攻毒,拿手机来攻击睡意,效果非常明显。

6:40。“凛凛,要起床了哦,不能再玩啦”雨喵把围裙解下来挂在厨房门口的挂钩上,擦了擦手走进房间。
“好的,我马上…”凛凛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挠了挠睡乱了的短发,身上是和雨喵一起网购来的熊熊睡衣,雨喵是兔子的款式的。


洗漱之后凛凛坐在餐桌前,“哇,今天吃烤肠和三明治”,雨喵催了两句“快点吃啦,吃完就七点了,我帮你扎头发”她果然站在椅子后面给凛凛拿小皮筋扎了个揪揪。

“一字夹呢?我昨天还放在床头柜上来着”雨喵走进卧室朝客厅喊。“噢我放到卫生间里了,就在洗漱台上”凛凛一边叉起面包往嘴里塞同时回头答道。

“找到了”雨喵拿着一排夹子往回走,分别在凛凛的两边耳旁碎发散落的位置,“你现在头发还是太短啦,再等长一点——大概你期末的时候,就可以不用夹起来了。”
“那你要等我啊,雨喵”凛凛笑嘻嘻的,把桌上的一片饼干递给她身后的长发女孩子,“哝,牛奶饼干”雨喵摆摆手,“你自己吃嘛,一会儿要去学校可没人给你带点心,别饿着了”,

凛凛只好伸出手,把饼干掰成两瓣,左手拿着一片,右手喂到雨喵嘴前
“那这样,一人一半,感情不会散——”

雨喵咬下那块饼干,“就你会讲话,赶紧收拾收拾穿鞋去,校车要赶不及啦!”



凛凛站在玄关换上运动鞋,一只手扶着门框。雨喵突然急匆匆跑过来,“是不是校徽没带?钥匙也在这”

“校徽!我忘了……”凛凛任由雨喵趴在她身上帮她别上徽章,“…不过钥匙我就不带啦,你要在家里等我嘛,好不好”

“……真是受不了你,好吧好吧,下午早点回来哦。还有!便当塞在包里了!”最后两句的时候凛凛已经站在电梯门口了,雨喵只好往门外喊了几句。

“知道啦!等我回来——!”



雨喵返回客厅开始收拾桌上的餐具,回头瞥了一眼那盘饼干。
“一人一半,感情不会散……”

打管/砍管 |六重声色|〈2〉



两个人挑了个靠墙的位置对坐着。
瓦不管顺手从路过的服务生的托盘上取了两小杯干邑白兰,头也没抬“兑的什么?”

打分怪歪头,“柠蜜吧,我只有这个软饮兑的清楚”
小砍就坐在瓦不管对面,听的好笑,也只有熟人面前才能这么直接的讲出来自己的调酒技术烂牌程度了吧。
前者把杯子递给他,“你试试?可能会有点太甜,”他瞥打分怪一眼,“这家伙偏好多糖。”
打分怪很识趣的拿着托盘回到吧台里。

瓦不管开口,“感觉怎么样?”
小砍抿了一点,“…挺好的。”
瓦不管见他没有要说正事的意思,想想反正今晚该唱该跳的都应付完了,陪聊这事反正碰到帅哥就不算吃亏。

眼前这个人光看外貌判断不出具体年龄,估计和自己的年龄段不会差太多。白色衬衫搭黑色鸡胸毛衣果然带了点书卷气,米色风衣一罩反而更压住了些,有点成熟的意思了。
主要是长得好看,衣品一般也无所谓。瓦不管拿拇指摩挲唇角,继而一口饮尽本就至杯底的酒水。
…今晚说不定有机会来一次?


然而坐在对面的小砍毫不知情小偶像心里的桃色想法。他发着呆,一心一意盯着瓦不管的领口。这个人怎么回事,这么低的背心是要做什么?吧里小女孩也没几个,怎么说都不应该…
小砍猛然抬起头,缘由是瓦不管的食指在他的手背上点了两下。

“你盯着我做什么?”对面笑得满是调戏意味。
“不是,我……”小砍讲不出话,他要说什么,难道要讲他在心里腹诽小偶像穿着太露自己醋了吗?
…怎么说的出口啊!根本没有什么立场思考这件事好吧?


瓦不管一点一点将印花玻璃的桌面作为介质,附到小砍耳边道了一句,
“晚上有空吗。”

小砍的脑子还停留在刚刚被摸手的事情上,他现在有点转不过来,他开始回忆初中背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对了,我和瓦不管领养的孩子要叫什么?


不是???小砍你醒醒,人家只是问你要不要419而已你的脑回路已经飙到大西洋沿岸帝国的古老文明远征路线目的地了吗,先想着怎么回答吧。
“我……”

开始了,被身边无数女性朋友吐槽的直男接话名场景。
“…我晚上家里有门禁,可能,不太行…”
小砍松了一口气,果然和喜欢的人随意的干一炮还是不能接受吧。


被拒绝的瓦不管也不是很介意,万一人家真是有什么事呢?纯情的男生他见的多了,理解万岁。
“那行,再聊一会儿我也回去休息”他脸上的表情很难捉摸,背光的环境下看不出来是怒是喜。
只是话语还是一贯的轻佻,小砍一下也搞不懂他到底有没有生气。
他赶忙解释“等下一次有机会我再来找你,可以吗?”

瓦不管有点好笑,光第一眼真是看不透这个男人的可爱。在某些东西上,他和打分怪有着相似的特殊凸出点。
“Of course,随时欢迎。”他递过一张名片,想了想又收了回来,换成手机上显示的二维码重新伸到他眼前。

“小男生都不看名片的吧?还是加好友来的实在。”



(╯‵□′)╯︵┻━┻小砍在梦里要到了好友位

雷一个身边人都很吃的cp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三十天/day1 情书

亲爱的管管,展信佳:
今天是我认识你的第四十二天,在此前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任何一个游戏主播,更无谈给一个真人写过情书。我曾经对男孩子满怀期待,又被生活中对所见的男生打破幻想。他们或多或少不够可爱有趣,不够温柔乐观,不够尊重女性,不够对现实的未来怀揣善意,于是我转而喜欢上女孩子这类世界珍宝。

可是遇见你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也有让我足够沉醉于心的少年。

你今年过完生日已经二十岁了。你的声音很清爽,满满的少年意气,这是上天给予你的偏爱之一。你的游戏打的很好,意识超强操作满分,偶尔状态不好有所失误,你也能马上调整心态重新来过。
印象最深就是粉丝在弹幕里小心翼翼安慰你时,你笑着解释,“游戏输了多正常。你们不用在意这些,开心看直播就好。”

你也偶有提到你那些不很惬意的过往。
从小就是优等生的你一直在重点初中和高中就读,成绩优异却恣睢轻狂,本来应该这样如顺水一般参加高考然后进入985211,结果在一次和老师的怄气后同家里人闹翻,放弃学业开始成为兼职主播。
混混日子打打游戏这样水着过完高三的你仍然轻松考上了本二,可是你已下定决心离开家里,自己独身糊口。你离家出走,独自一人前往不熟悉的城市。
刚开始的日子很苦。我明白,一个还不到十八岁的少年自己一个人到达陌生的环境,没有资金,没有朋友,没有家人陪伴,我都无法想象你当时吃着五块钱的面包是如何度过一天的。在破旧的小出租屋中,仅仅是一张床,一台电脑,就足够你这样生活一年。
太苦了,吃不上饭饿着肚子,看着直播间里不到五十人的在线观看还要勉强打起精神故作轻松的讲解游戏。正在打字的键盘上滴下一滴水珠,我分不清它属于我还是他。

“我不想提以前的事,是因为我随便讲一件都能让你们很难受”他一次直播的时候笑着说。

可是苦尽甘来,上天终归是没有负你的。你在四月份大火起来,粉丝增加的速度越来越快。可是破站压制你的人气限制你的流量,你只好转战斗鱼。在这里你收获了更多的支持,看着弹幕里满满的走马词句,你是否有所慰藉了呢。

你看,好多人都喜欢你,大家都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你。
以后不会有人再伤害你,因为我们都是你的骑士,永远在你的前方守护着属于我们的一方净土。

谢谢你,wo ai ni。
——桃宁


“自由的雇佣兵,也许一场危险的游戏,能给予我在战场上同样的感觉”



#818福州夏日祭筑梦展#场照返图#

佣兵:po
红蝶:郇城
杰克:霜晨

摄影:竹叶青
后期:po
妆娘:海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