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倪秋云

破烂搞笑文手

#福州ACC7.15#场照返图#



“嘘…小声点,别被我的粉丝发现了!”




出镜:原po(TV黄少天)
妆娘:海带@打结海带
摄影:秋叔@懒次元★秋叔摄影
后期:向月葵@后期向月葵

这次acc真的完美诠释反季节!!围巾一摘下来一脖子汗,妆掉了好多15551 感谢秋叔的拍摄和向月葵的后期还有海带的妆!!

磊大真的第一温柔宠粉,我没抢到海报然后不知道怎么去找他签售,只好借了别人的签过的海报过去排队看他,然后他到我的时候我就乘喻队和他合照的时候拍了一张,拍完之后我就走嘛,他就叫住我说我还没签,然后看了一眼发现我这张已经签过了,就说“啊你签过了呀”,然后看了一眼我,笑着说了一句,“哇,是少天”,我当场哭爆,这辈子无憾了。
旁边有个妹子后来告诉我,说他一边签,她一边道歉说对不起找你给文州拉票让你被骂了,他说“没关系啊,这是应该的”
真的无敌温柔还脾气好还宠粉我死了我真的哭了

对面主播今天闭嘴了吗|黄别 〈1〉

夜雨声烦开直播了。刘小别看到一秒前推送的通知手快就点击了弹窗中的网页,作为主播具备的过硬网速使他来不及思考现下用的是飞刀剑还是小号刀刀拔刀。

“大家好我是夜雨声烦烦烦烦不烦,今天我来教大家如何用医生把屠夫头都给敲烂……等等飞刀剑进入直播间???”
夜雨声烦作为游戏区人气排行榜第一的主播即使是直播刚刚开启观看量已经到了近一千,不少人也看到了左下评论区那个“飞刀剑进入直播间”,夜雨粉也顾不得ky,弹幕就因刘小别的这次小小失误沸腾了起来。

刚刚提过夜雨声烦久居人气榜第一,那飞刀剑就是名副其实的万年老二。
两人说实在的其实没什么交流也没什么机会联系,硬生生被一些双粉yy出了一些子虚乌有的同人作品,居然还受到一众好评,刘小别本人对此无法理解,而铁直黄少天则是完全不知情。

被黄少天本人及弹幕轰炸所提醒的刘小别赶忙退出了直播间,这下完了,辛苦塑造多年的钢铁酷哥形象就此毁于一旦。

其实刘小别心里没底,谁叫对方是夜雨声烦呢?他心有点虚。不为什么,就因为刘小别在这个网站上关注的第一个主播就是夜雨声烦。
那个时候刘小别还不是主播,就是一个单纯的死肥宅每天行程就是在网上冲浪打游戏。

在这个平台上看游戏实况的时候无意间搜到了一个新人主播,ID是夜雨声烦。粉丝数刚及两位数,打游戏时没什么特点就是话多,而且不是一般的多。
这叫什么一按关注误终身,刘小别就这样看着他从直播间上限人数五人到现在的5000,从三年前开始的每一个视频都有他的评论。

夜雨声烦其实也对这个ID印象深刻——刀刀拔刀,千粉抽奖的时候私心给了他一个名额,寄过去的周边之外还多附了一张纸条:
“谢谢你三年来的关注!以后有空的话可以私信找我面基,就算是老粉的福利!♪(^∇^*)”


刘小别扶额,夭寿啦,夜雨声烦艹粉啦。

我编辑了一下 现在这楼的评论是怡云pink堆放处 同屏即糖⬇️⬇️⬇️

我有一个秘密. OA | yamy x 倪秋云



·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

·ABO设定 互攻偏OA 不能接受请关闭页面




首场表演结束之后大家都陆续走出场馆准备乘大巴,应节目流程下一步是回宿舍大楼继续拍摄。
倪秋云刚一脚踏出馆门就想起手机好像还落在等候厅里,于是和李子璇林君怡两人报告行程后转身就奔回了场中。

拍摄日期的前一天yamy就感觉到异常了。明明身体素质很好却总感觉有点提不上劲,睡眠质量也差了点,即使没有人来提醒她,yamy自己也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发情期就在附近。


上场前yamy有点烦躁的抓乱了头发,空气闷热的几近凝固。犹豫半晌还是将包里仅剩的抑制剂打了进去,算是防范于未然,如果在表演中因为体力大量消耗或者场上其他A突然爆出信息素的话至少还能撑过去,不至于当众腿软。
只不过yamy更清楚,发情期以外的时候使用过量抑制剂会有什么样可怕的副作用。

为什么…偏偏是O。


当倪秋云气喘吁吁推开候场室那扇小门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副尴尬场景。十多分钟前在台上看到的那个实力强悍并且蛮有名气的酷妹倒坐在长排座椅上,头发披往一边遮挡住脸,看不清表情。

即使倪秋云看不懂,但作为一个正处于正常年龄的Alpha闻也闻得到这填满整间厅室的薄荷气味,用膝盖骨来猜也知道是那个酷妹的信息素溢出来了。
她有点慌。这是个什么情况,现在需要做什么,她总不能把这个正值发情期的A班练习生扔在这里然后走而了之吧?虽然倪秋云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状况,但是起码的常识还是有的。

倪秋云竭力忍住一些奇妙的生理反应,靠近那条在浅滩上濒死的鱼。“有带抑制剂吗?”她有点急,她不知道在这种状态下自己能撑多久。
“没有,我早上把最后一支用完了。”yamy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这些破碎的字眼然后进行粘合。

屋漏偏逢连夜雨,一开始最不希望的就是被其他练习生发现自己的第一性别。
结果现下好了,这个秘密不仅被单刀捅破,而且她现在还急需这个相识不到24小时生人的帮助。

已经过了五分钟了。
倪秋云的信息素像被细针戳破的牛皮球面中的空气一样慢慢开始飘出。
她试图找到自己的手机然后给工作人员打电话,希望能及时收到送过来的抑制剂。可当下居然连手机都没了影子。眼前已经顾不上找手机的事情,倪秋云只好又回到yamy旁边试图找她借手机。
还好,通讯录上第一个就是随队队员的电话号码。

拨通后两三句解释完眼下情形就听到敲门声适时响起。倪秋云看了眼yamy,后者声音很冷,“别让他们进来。”倪秋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而后果然只是拉开一条门缝让那个工作人员将抑制剂递了进来。



“刚才的事,谢谢你了。”yamy不知道要怎么看她的眼睛,于是只好偏过头假装看黑色的投影荧屏。
“没事啊,这有什么的。你今天好厉害啊,舞跳的超棒。…呃,我叫倪秋云…”平常的的伶牙俐齿好像被眼前这个女生拆卸处理了似的,倪秋云觉得此时自己的发言宛如直男尬聊。

“我叫yamy。今天的事情希望你能不要说出去,行吗。”“你是指…”“是。”
倪秋云低头笑笑,“好,不会说出去的,你放心吧。”


7:00,宿舍集会前。
所有练习生都集中在大厅内三五成群地聊天以等待半个小时后的拍摄。
说来也咂舌,倪秋云返回楼层后才听林君怡说,那个随队在解释人员没齐的原因时居然在所有人面前直接点明实况,所以现在剩下的99个人都知道下午有一个Omega在表演后发情期骤袭然后另一个Alpha帮她借抑制剂的事情了。

倪秋云怒从心起。大家都知道她和yamy两个人迟归,再结合随队的话,只要稍微一对上就能将事情吻合。

靠,这是个什么运气。倪秋云刚甩开杂乱思绪迈进大厅就被同班级的几人围了上来,“所以说到底究竟云哥你是O还是yamy是O啊?大家纠结了好久都没讨论出结果。”

yamy恰好从饮水机旁边打完水,端着杯子路过。

“其实我觉得吧,yamy那么硬气的妹子肯定是A。云哥你说是不是?”

“呃…”
现在这是要怎么回答?!如果选择说实话就是毁诺,但是不说实话又是骗人;如果只说自己是Alpha就一样等于说出yamy是Omega了啊???

被念叨的后者仍站在人群之外,等待着她的回答。

“其实我是那个Omega…当时回去拿手机的时候突然感觉很不舒服,没想到刚好是发情期。…还好yamy路过帮我找工作人员要了抑制剂,不然我估计一时半刻还回不来了。”倪秋云装作不好意思露出讪笑,随即赶紧补了一句“好了,不要再问这个了。豆子,几点了?”
……


说刚才yamy不紧张是假的。

她打小性格就硬,家里人基因也不错,除了母亲是Beta其他全都是Alpha。所以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不是一个A,顶多就是最普通的B而已。直到十六岁分化后,体检单上第一性别栏中明确印出的“Omega”给了她当头一棒。虽然说此前她一直告诉自己性别不重要,实力才是硬道理,但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真的不在意?
那时开始,yamy就决定将这个秘密保留在心里,像一个Alpha一样生活下去。



倪秋云…。yamy没有想到她为了那个承诺居然直接替她顶包替罪,明明这种事情在女生堆里不用几天就能传得人尽皆知。要知道装A很容易,装O可不简单。

…这回真算是欠她一个很大的人情了。yamy揉了揉脸,觉得这事儿好复杂。

喻黄日常#预告



“少天的眼光不错。”



喻文州:桃宁@我

黄少天:秋木@古木逢春 

摄影:77@77


请记住我。。平刘海喻文州👍

我是妖。
间时只身赴会崖顶,能够望见日薄西山万鸟归巢,星临万户周道如砥,霜覆青瓦晚来天雪。曾欲与日月光华同享绝色,可冬雷震震雨落磐石,好似天地独我一物。

也尝走过人间市井一回。吆喝声同贩者一般熙攘,摊铺沿街皆是。酒馆外插的暗红色招旗上的墨迹似乎被风吹日晒所稀释,仍不妨碍朱木台柜前芸芸酒客踏破低槛。
我孑立于蔽光的老旧暗巷,耳畔灌入谁评说不知是否确有的豪杰迹事。

此地非我。转身欲化风而归,暮然瞥见斜阳古树下白衣茕茕,明眸善睐。
分明是向我望来。

#2.11懒次元嘉年华#


“靠近他的瞬间,恒星的光芒拥抱了我。

似乎闪耀的那些时刻,只为了照亮我到来的方向。”



出镜:桃宁@我

妆面:自理

摄影:小象@摄影—小象

后期:小象


这次真的爆冷门((洛洛的为你而歌 展子上都没几个人认得出(。)太惨了

去武当给小道长送礼物的时候路过看到了同门 走上前去攀谈结果:

出洛洛去瞎逛。
本来想去猫咖play的。可惜跑了老远发现关门啦。于是很惨的在肯德基吃着薯条度过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