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宁手撕白莲睿智

破烂搞笑文手 睿智退散

我是妖。
间时只身赴会崖顶,能够望见日薄西山万鸟归巢,星临万户周道如砥,霜覆青瓦晚来天雪。曾欲与日月光华同享绝色,可冬雷震震雨落磐石,好似天地独我一物。

也尝走过人间市井一回。吆喝声同贩者一般熙攘,摊铺沿街皆是。酒馆外插的暗红色招旗上的墨迹似乎被风吹日晒所稀释,仍不妨碍朱木台柜前芸芸酒客踏破低槛。
我孑立于蔽光的老旧暗巷,耳畔灌入谁评说不知是否确有的豪杰迹事。

此地非我。转身欲化风而归,暮然瞥见斜阳古树下白衣茕茕,明眸善睐。
分明是向我望来。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