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宁手撕白莲睿智

破烂搞笑文手 睿智退散

打管/砍管 |六重声色|〈2〉



两个人挑了个靠墙的位置对坐着。
瓦不管顺手从路过的服务生的托盘上取了两小杯干邑白兰,头也没抬“兑的什么?”

打分怪歪头,“柠蜜吧,我只有这个软饮兑的清楚”
小砍就坐在瓦不管对面,听的好笑,也只有熟人面前才能这么直接的讲出来自己的调酒技术烂牌程度了吧。
前者把杯子递给他,“你试试?可能会有点太甜,”他瞥打分怪一眼,“这家伙偏好多糖。”
打分怪很识趣的拿着托盘回到吧台里。

瓦不管开口,“感觉怎么样?”
小砍抿了一点,“…挺好的。”
瓦不管见他没有要说正事的意思,想想反正今晚该唱该跳的都应付完了,陪聊这事反正碰到帅哥就不算吃亏。

眼前这个人光看外貌判断不出具体年龄,估计和自己的年龄段不会差太多。白色衬衫搭黑色鸡胸毛衣果然带了点书卷气,米色风衣一罩反而更压住了些,有点成熟的意思了。
主要是长得好看,衣品一般也无所谓。瓦不管拿拇指摩挲唇角,继而一口饮尽本就至杯底的酒水。
…今晚说不定有机会来一次?


然而坐在对面的小砍毫不知情小偶像心里的桃色想法。他发着呆,一心一意盯着瓦不管的领口。这个人怎么回事,这么低的背心是要做什么?吧里小女孩也没几个,怎么说都不应该…
小砍猛然抬起头,缘由是瓦不管的食指在他的手背上点了两下。

“你盯着我做什么?”对面笑得满是调戏意味。
“不是,我……”小砍讲不出话,他要说什么,难道要讲他在心里腹诽小偶像穿着太露自己醋了吗?
…怎么说的出口啊!根本没有什么立场思考这件事好吧?


瓦不管一点一点将印花玻璃的桌面作为介质,附到小砍耳边道了一句,
“晚上有空吗。”

小砍的脑子还停留在刚刚被摸手的事情上,他现在有点转不过来,他开始回忆初中背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对了,我和瓦不管领养的孩子要叫什么?


不是???小砍你醒醒,人家只是问你要不要419而已你的脑回路已经飙到大西洋沿岸帝国的古老文明远征路线目的地了吗,先想着怎么回答吧。
“我……”

开始了,被身边无数女性朋友吐槽的直男接话名场景。
“…我晚上家里有门禁,可能,不太行…”
小砍松了一口气,果然和喜欢的人随意的干一炮还是不能接受吧。


被拒绝的瓦不管也不是很介意,万一人家真是有什么事呢?纯情的男生他见的多了,理解万岁。
“那行,再聊一会儿我也回去休息”他脸上的表情很难捉摸,背光的环境下看不出来是怒是喜。
只是话语还是一贯的轻佻,小砍一下也搞不懂他到底有没有生气。
他赶忙解释“等下一次有机会我再来找你,可以吗?”

瓦不管有点好笑,光第一眼真是看不透这个男人的可爱。在某些东西上,他和打分怪有着相似的特殊凸出点。
“Of course,随时欢迎。”他递过一张名片,想了想又收了回来,换成手机上显示的二维码重新伸到他眼前。

“小男生都不看名片的吧?还是加好友来的实在。”



(╯‵□′)╯︵┻━┻小砍在梦里要到了好友位

评论(2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