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宁手撕白莲睿智

破烂搞笑文手 睿智退散

去毁灭一万个浮生(ky硫)第一节

我怎么死了??我好自闭啊

帅气的硫酸钡:

 
拖沓的文风和填不完的坑。微虐,狗血沙雕文。我是zz
      


       又是在梦中惊醒,汗已经溻湿了身上松松垮垮的背心,而灰色的枕巾上留下了一小片泪渍。阿硫这是这个月第三次从噩梦中惊醒过来,天还没有破晓,梦里的事情,却让阿硫没有办法再进入梦乡。
  第一次是在汉代,第二次便到了明代,这次是在民国时期,梦里都有一个不认识的女子,而故事的结局,都是戏剧般的万劫不复。阿硫觉得自己需要去看心理医生了。
  阿硫从来不信鬼神,更不信什么前世之说,这一个一个的梦境,让阿硫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价值观。
  她拿起笔,试着回忆梦中那个女子的面容,却是每次将要回忆起面容的时候,脑仁便隐隐作痛。
  万劫不复,是什么呢?第一次梦中,自己是大户人家的姑娘,那名女子是胡族的巫女,相爱之后,自己家中却惨遭变故,没落入尘埃,巫女为圣女,不容世俗玷污,身负罪名的自己在逃亡中被长老捉住,天火焚身,而那名女子,却只是看着,仿佛之前的感情并不是和她产生的。第二次梦中,自己是皇宫中的公主,而那女子成了公主身边的女官,依然是自己不知不觉的爱上了那个女子,那女子对她也好,可是相伴的和亲路上,部落里的二王子绑架了她,那女子却依然隔岸观火,无动于衷。今天的梦,自己成了拳馆馆长的女儿,而她,是个富家小姐,是小姐先动了情,之后又看着自己在拳馆的纠纷之中,被对手中伤身亡。
  阿硫敢相信,梦中的女子,定是与自己有着某种羁绊,可是,她是谁呢?
  “先生,我…可不可以请一上午的假,我昨天……”
  “硫酸钡,你又请假,这是这个月第三次了!你到底怎么了”
  硫酸钡帮着一个英国一个收藏家老先生整理修复古物,收藏品不多,但是件件精品,硫酸钡从大学毕业之后就跟着先生,到现在已经两年了。
  “先生,我的精神状态不太好,昨天没休息好,所以…”
  “你需要看心理医生吗,我可以帮你联系。”先生一直把硫酸钡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
  “不,不用麻烦先生了。”
  “不用多说了,我帮你联系Dr.Lin,我的私人心理医师。一会儿她会到你的公寓,好好休息吧。”
  “谢谢先生。”
  
  “是硫酸钡小姐吗,我是Dr.Lin。”声音是轻柔的女声,操着标准的英音,没有其它心理医生说话时的那种强势,硫酸钡放下手中的牛奶,踢上拖鞋,去开门。
  门口站着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亚洲女子,面带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的微笑,穿着一套浅蓝色的西装,身后的长发半挽成一个发髻,带着些许东方女人特殊的美感,硫酸钡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白色背心和大短裤,还有头上乱糟糟的短发,觉得自己太糙了。
  “硫酸钡小姐,听说您是中国人,我可以和您讲中文吗。”Dr.Lin走进硫酸钡的公寓,在沙发上坐定,抬头看着硫酸钡,微微一笑说道。
  “唔,可以的…”硫酸钡自从Dr.Lin进门的时候,就觉得自己似乎是在哪里见到过她,可是毫无印象。
  “安德鲁教授说您的睡眠质量不太好,有什么细节可以提供的吗?”硫酸钡已经很久没有在英国和中国人交流了,听着熟悉的母语,十分舒服。“比如多梦什么的?”
  “梦……梦!我梦到过你!”硫酸钡突然间想到,梦中的女子,就该是这副样子。“我梦到,你……”
  Dr.Lin轻轻拍了拍硫酸钡的肩膀,嘴角勾起了笑:“小姐,我从未见过你,你这种情况,大概是压力太大导致的梦魇,放松心情。”
  “凛凛,我认识你!”硫酸钡不知道这个名字怎么就到了自己的嘴边,脱口而出。
  “是吗?硫酸钡小姐。”
  “不可能……”还没等硫酸钡说完,就倒在了柔软的沙发上。
  “宝钡,你到底梦到了什么?”
  
  “你别过来,凛凛,你千万不要过来!”
  雾气弥漫的教堂墓园里,硫酸钡被绑在一把装着火箭筒的椅子上,面容凶恶的鹿头站在自己的面前,用钳子瞄准了站在教堂门前的凛凛。
  凛凛已经身负重伤,她被钳子抓了过来。
“不要!”只见凛凛开了一枪,迅速解开了硫酸钡身上的绳索,硫酸钡急忙往门口跑去,跑到门口时扭头一看,凛凛倒在了鹿头的脚下,嘴角挂着血,嘴里念叨着:“傻子,快走啊!”
“凛凛……”硫酸钡看着绑在椅子上的凛凛和渐渐逼近的鹿头,转头跑出了教堂。留下了一路的泪水。
 
      在跑出教堂的那一刻,惊醒,还是在自己的公寓,凛凛就坐在自己身边,看硫酸钡醒来,递给她了一杯热水和用来擦汗的毛巾,硫酸钡没有接,问道:“你就是凛凛,我梦中的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凛凛放下了水杯,拿毛巾擦了擦硫酸钡额头上的汗,硫酸钡也没有躲开,只是盯着凛凛,等着她的回答,凛凛叹了一口气,说道:“半真半假,有人改了你的梦境。”
         “半真半假?那么我是真的认识你,在上辈子,上上辈子?”
         “是的,我们是被诅咒的。诅咒内容就是,每一世,你死我活,万劫不复!”说这句话的时候,凛凛恬静的脸上却带了些许狰狞的表情,仿佛要将一口牙咬碎一般。


  “你死我活,万劫不复……”硫酸钡作为一个整天和古物打交道的人,觉得自己听了这番转世的言论,世界观崩塌了。


  “那么你说的半真半假,指的是什么?谁又会修改我的梦境呢?”


  “因为,我不会害你,更不会抛弃你不管,从你第一次对我说‘生生世世’的时候,我就已经发誓,不管是怎样的诅咒,死的那个人,一定不能是你!”
“所以我没有被天火焚身,我也没有被王子劫持,更没有被乱拳打死?”
是啊,你没有,硫酸钡,我怎么忍心看到你这样呢。我代你祭了长生天,我被王子的一箭穿心,我帮你引开了拳馆的人。可是,我都愿意,只要每一世,你都在我身边就好了。
       我本想着这一世不再来找你,就让我自己背着诅咒,带着前世的记忆过完这一生,说不定你还能平平安安的,怎料到反派改了你的梦境,让你记起了往事的事情,我不得不来找你。可是,我该怎么告诉你。
       “嗯,你好好休息,我去找一个人。”
       “我想和你一起去。”
       凛凛本来想拒绝,可是想到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若还是不让硫酸钡知道,的确太不公平了。
 


  她们要去见的,是一个女人,住在伦敦郊区的一处庄园中,庄园是十六世纪的洛可可风格,远远看去,有一些阴森恐怖。
凛凛在进门之前握了握硫酸钡的手,低声说了句:“不要怕,进去不要乱说话。”
硫酸钡笑了笑,回道:“凛凛,我大学的时候连法老的陵墓都进过。”可是话虽然这么说,走进大门的时候,硫酸钡的胳膊上还是冒出来了几粒鸡皮疙瘩。
 庄园的主人,名字叫反派,是一个纯种的英国人,一头干练的短发,黑暗之中,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凛凛。”
       “反派。”
       “又见面了,你竟然还带着你的小羊羔,小羊羔没有被夜夜袭来的梦魇吓死啊。”
        “我早已经猜到是你了。”
        “我也已经恭候你多时了。”
       “说吧,你想要什么?桃宁是因为你才陨落的,你再怎么报复,也是没有用的。”
       “因为我?呵呵,就算是有我的原因,你也是促成那件事情的一个因素,你的小羊羔更是,你不要以为,过了几千年,诅咒就可以洗脱你的罪孽,你也不要自欺欺人,你对桃宁的死,难道没有一点愧疚吗?”黑暗中,反派的眼睛闪着诡异的红光
       “自欺欺人的是你!”凛凛也生气了,硫酸钡摁了摁凛凛的手心,作为安抚,凛凛的身体放松了一点。“反派,回避可不是你的风格!桃宁有一天会回来的,她不会想看见一个这样的你。”
  
  
  
  
  
  
  
  
  
  
  
 

评论(3)

热度(20)

  1. 桃宁手撕白莲睿智帅气的硫酸钡 转载了此文字
    我怎么死了??我好自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