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宁手撕白莲睿智

破烂搞笑文手 睿智退散

两双拖鞋。1

虚瓦高亮。设已确定关系背景下两人间断性同居,日常向,清水。生贺预备


十点半。瓦不管被准时的闹铃炮轰而醒,一只手伸出被子将插在充电器上的手机拔了下来凑到迷蒙的眼前将闹钟关闭。他左翻右翻几番扭曲后终于还是坐起身子用爪子揉了揉一头乱发顺便打了个哈欠,翻身下床洗漱。

手机上显示今天是周六。虚伪在昨晚下播后同他打了声招呼,搭今个最早一班的动车大概午饭后能到。


那次魔人四个cj面基当晚瓦不管酒后胡言不小心捅破了那层薄纸,第二天刚醒时回忆起这事后者大腿都拍青了,没有回应事小,以后相处尴尬事大,毕竟他们仍是一个团队。就在瓦不管将调理梳清想好如何圆了这个恶劣之至的破绽时,虚伪来敲门了。


“别告诉我是来叫我吃早饭的,好不容易休假几天你还来扰我清梦,虚伪你是个什么魔人”

瓦不管一开门连对视一眼都无,直恰恰转身坐回床沿,本意为努力维持和平日无二的举措。

很好,自然,酷炫,霸气,我给F。双方沉默时瓦不管思绪飘忽,顺带默默在心里给自己的表现评了个分。

没想到还是虚伪先开口了。其实他也特紧张,直男大花格子裤衩后攥紧的手心里全是细汗,悄悄换了口气  “…你昨晚认真的?”

“什么玩意…啥事啊昨晚?”瓦不管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找不着头脑。我假装皱眉我是真的(紧张到)手抖。

……当时果然是醉了。虚伪松了口气,但是又莫名难受了一把。既然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谁先提出不都一样?虚某人给自己打气。我是屠皇怕个鸟。

“瓦不管,你缺不缺男朋友。呃什么都好……唯一的缺点是长的和夜刀神十香不是很像”
“你神经啊。我…”瓦不管又惊又好笑,突如其来的直球让他有点缓不过来。

半分钟的缄默,在虚伪都快以为这是因次元翻转而时间静止时,对面那人出声了。


“…看在你是第一屠皇的情况下,我勉——强——答应吧。”


自此之后两人约定每周末见面一次,一三周瓦不管去上海住虚伪家里溜溜,二四周瓦不管带虚伪在浙江他那小破单身公寓里死宅。

这周恰好是双数周,照例虚伪要过来找瓦不管见个面拉拉小手。于是他干脆选择瘫在床上给虚伪小窗发了条语音“上来之前在楼下快餐店给我带一份照烧鸡腿饭,谢谢宝贝”。而后翻了个身继续刷起昨晚睡前没看完的小英雄新一集。


“咔嚓”开门声窸窣,瓦不管头也没回喊了一句,宝贝你来啦。风尘仆仆的归者闷声把行李箱抬进门中,换了唯一一双为他留的拖鞋走近电脑桌,啪一声把外卖放在其上。
瓦不管这时才慢慢悠悠爬起来,跪走到床沿伸手圈住那人的腰。辛苦了宝贝,这个天气是真的热你看我要是现在外边地上有金子捡叫我去我都不捡。赶紧吹吹空调消消暑。
虚伪一把推开他,动作有意放轻了些。身上都是汗,别蹭了,脏。
那你先去洗个澡,洗完再过来一起看番。
成。

虚伪放倒行李箱,拿了换洗衣物就进了浴室门。

评论(2)

热度(59)